首页 >民生新闻

美团滴滴正式交火王兴开启无限游戏

2018-08-11 23:39:09 | 来源: 民生新闻

美团滴滴正式交火 王兴开启“无限游戏”

"世上至少有两种游戏。一种可称为有限游戏,另一种称为无限游戏。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,而无限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。这是美团点评CEO王兴颇为推崇的《有限与无限的游戏》一书中的第一句话。

如果用这句话的标准来衡量,王兴是把美团业务当成了俄罗斯方块从团购开始,这家公司就以极强的侵略性在酒旅、电影、新零售、打车等多个领域层层堆叠,虽然四面树敌,但只要能够延续下去就是胜利。

中国打车市场交易规模近3000亿,尽管环境复杂、竞争激烈,还要面对政策监管,任何一家有野心的互联公司都不会对此无动于衷,但最终有能力走到前台与出行市场的垄断者滴滴正面交锋的,美团是最新的一个。

一位接近美团点评高层的人士对《深》称,王兴一直以来的战略思想和目标就是要做一个生活服务的超级平台,而打车业务在王兴看来始于这样的战略目标吻合的。如此既能通过不断推出新业务来为超级平台获取更多新流量,同时又为超级平台所聚集的庞大用户和流量寻找更多变现渠道,从而不断提升美团点评的价值和估值。

作为无限游戏的忠实践行者,美团点评在打车业务上再进一步。3月21日,美团打车终于在上海上线。一场有关司机、员工、市场的争夺正在悄然开启。

从X项目开始

美团试水打车,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早。

据《深》了解,早在2016年下半年,美团就开始探究打车业务的可行性。对于一项新业务是否推出,崇尚理性的王兴向来十分谨慎。美团内部前期研究市场,会挑选一个城市或地区试运营,业务逻辑得以验证后再快速向全国市场铺开。

打车业务亦是如此。它在公司内部曾一度以X项目作为代称,直到去年年底才成为一个单独业务部。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,X项目都像是一个神秘组织,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具体负责人都是谁,内部通讯系统也对这些员工的信息做了保密处理。

上述接近美团点评高层的人士对《深》分析称,对于美团点评而言,关于是否要做打车曾在内部引起过一些争议。他的判断来自于两方面,一方面,滴滴在合并快的和优步中国后基本垄断中国互联出行市场,后来者美团是否能从滴滴口中分一杯羹还是未知数;另一个担忧在于,一旦进入出行市场就意味着要面临新一轮补贴。然而对于不断突破边界的美团来说,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。

3月21日美团打车登陆上海

过去几个月,美团打车以南京为中心发起了一场新的战争,业务逻辑跑通后,美团打车决定向北京、上海、成都、杭州、福州、温州和厦门 七个城市铺开。

约车市场的战争,说到底是对司机和乘客的争夺。

回顾2012年那个寒冷的冬天,程维和他的团队在北京西客站手把手教司机安装滴滴App,告诉司机这个软件每个月可以帮他们赚到多少钱,靠着小米加步枪的方式,滴滴在那年冬天艰难地获得了1万个司机用户。到了2018年,面对被O2O教育过的市场,一切都简单多了。

据悉美团在北京获取前20万用户,仅用了一个月时间。一个来自端的链接、二维码,以及对补贴优惠的承诺,就足以让大量司机乘客涌入这家新平台。但这还不够,为了获取更多用户,线上代理成为连接美团打车与司机的重要纽带。

孙琦是北京某汽车租赁公司的一名员工,去年年底,公司与美团打车达成了合作,成为北京地区众多代理商中的其中一个。孙琦的工作看起来很简单,他每天混迹于百度贴吧、群和各个自己建立的群,搜罗那些还没有注册过的车主,使其成为美团打车的一员。

实际上任务并不轻松,起初孙琦每月需要完成100个新司机的注册任务,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拿到提成。为了完成工作量,孙琦不惜为每一位成功注册的美团打车司机发放50元红包奖励。随着时间的推进,孙琦的工作量越来越难完成,他发现,不少私人车主已经成为美团打车车主。包括滴滴在内的其他约车司机成为了孙琦的新目标。

美团打车给了代理们充足的弹药,以便其迅速展开拳脚。孙琦告诉《深》,打滴滴专车、快车或是其他约车的乘客,只要推荐美团打车二维码给车主并完成注册,乘客就能获得50元奖励红包,该车主注册完成后会在上线时获得系统派发的200元红包

美团滴滴正式交火王兴开启无限游戏

。朋友间的转发也成为美团打车重点方式之一,邀请好友成为萌芽司机可获得200元奖励。

美团打车萌芽司机考核规则

据《深》了解,具体补贴政策美团总部并没有完全确定,上线以后仍有优化空间。《深》获得的一份萌芽司机考核规则显示,每个司机完成8单后即可获得100元奖励,并升级为萌芽司机。而只要达到有效成单数10单以上、时长10小时以上、司机有责取消单10单以下,即可获得萌芽司机的专属奖励,包括保底金和200元卓越奖。如果按照八个城市、每个城市20万司机保守估算,美团仅在保底金上就将要花费8个亿。

司机们看的也很清楚,美团打车提供的补贴不会是长久之计,机会不会一直有,有机会就要抓住,因为太短暂。美团和滴滴不会出现太长时间的补贴,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。已经注册美团车主刘先生如是说。

美团挖角计划

不仅是滴滴车主,美团把挖角的触手也悄悄伸向滴滴内部。

去年11月,从滴滴离职不久的王冉便分别接到来自美团HR和猎头的,对方告知他美团正在准备一项新的业务,此前王冉曾在滴滴做辅助运营策略制定的数据分析,而像他这样对数据分析精通的人才正是美团所迫切需要的,他们希望王冉能来公司面谈。尽管王冉当时有心换个城市发展,但无奈于美团方面的多次请求,终于答应去了解一下。

在这次面谈中,对方并没有向王冉明确告知具体的业务细节,只是说与出行相关。彼时与王冉同时离职的部分同事,也都收到了美团打车抛来的橄榄枝。王冉暗中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,美团要做出行相关业务了。

果不其然,春节过后,美团打车悄然登陆南京,并随后掀起了与滴滴的一场血雨腥风。主导这场战役的,是美团内部一支超过200人的团队,成员均来自外卖业务,由李洋担任负责人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