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民生新闻

艾诚对话周航乐视为何成了易到的仇人

2019-01-13 14:55:35 | 来源: 民生新闻

艾诚对话周航:乐视为何成了易到的仇人?

微博能算命。

2011年12月:创业路上,用户是你的快乐源泉,对手是痛苦病因 ,所以我们要关注用户、忽略对手。

2012年:如果不确定创业这条路该不该走下去,那就去问用户,产品有没有存在的必要,有的话,就抱紧用户。

2013年:做本来的自己,和真正与生命相关的人交往。

2015年:说真话,才是真纪念。

用户至上、颇具愤青气质的热血创业者跃然而出。

原来,易到的命运是一早就注定了的。

他是周航。

创业早期:速度重要还是产品完美重要?

周航的第一次创业始于94年,21岁时,那时候的他无所畏惧。

在迈过大大小小的坑、取得过成绩、经历过挫折后。他得出一个结论:前一小步的点滴成功就像一剂春药,烧得你欲罢不能的冲动犯错误。下次创业只干一件事,并且全力以赴。

全力以赴的这件事,他选择了易到。

2010年的约车领域,他是拓荒者,也是很长一段时间里的夜行人。 前无行人,后无来者。但他谨遵创业经验:只干一件事,全力以赴,坚持。

2011年,O2O的概念还没出现,易到做了第一版的打车业务。需求真实存在,商业模式明晰,收入闭环,易到所有的特征都指向完美。

过于完美,或者说过于追求完美,最终导致了易到的不完美。

错误一、过于追求完美而忽视了速度

最初,易到在支付方式上,并没有向移动支付靠拢,而是选择了APP绑定信用卡支付。去银行一家家直连,甚至为了安全拉一个专线,一个谈判花了7个月,每个专线花了7万元。

为了有别于出租车,易到更是设计了一个非常复杂的计价模型,从时间计费改为时间/路程计费直接面向C端。

追求完美的代价是,没有抓住领先18个月的先发优势。后来者滴滴打车、快的、Uber纷纷跑到了前面。

对于创业公司来说,快比完美要重要。周航说。

错误二、没有合伙人文化

在易到早期,虽不是一言堂,但团队仍是明显的上下级关系,没有形成真正的合伙人文化。

团队领袖独大的优势是,领袖跑的快,团队跑的快,领袖掉坑里,团队也掉坑里,且半天爬不上来。

一个团队需要互相激发,互相挑战。真正的合伙人文化可以让团队一起向前跑,掉坑的几率会降低。就早期团队,周航也进行了反思。

创业中期:应关注竞争还是关注用户?

对于拓荒,周航有着一番推门理论:哪怕它是铜墙铁壁

艾诚对话周航乐视为何成了易到的仇人

,也可以拿块木头去撞一撞,可能没撞开,但它已经松动了。如果一万个人去撞这个门,就开了。

在易到推门的过程中,滴滴、快的纷纷加入进来,并且发生了一场人类商业史上前所未有的资本大战。战争的残酷程度,以数百亿计。

在这场战争中,易到从开创者落后到打着望远镜都找不到的地步。

错误一、忽视竞争、回避竞争

对于价格战和疯狂补贴,易到选择了忽视,甚至鄙视。

同做高端车的Uber开始降价、放量,易到无动于衷,坚持高端差异化服务。正如周航在微博中所说,把目光一直放在用户身上,而没有放在对手身上。对方做的任何行为不跟进。

红杉要对其投资,易到拒绝。一方面考虑股权会稀释很多,另外我们对竞争形势估计错误。没想到竞争如此惨烈。

事实证明,在这个高频、大众的行业,价格撬动简单粗暴也最有效。

崭新的商业模式,市场需要被教育。互联企业竞争中,只有老大、老二才能生存,似乎成为规律。

不跟进、有洁癖的易到,终归在这场豪赌中被边缘化。

我们本质上的心态,在面对竞争时回避竞争。其实所谓的差异化服务、忠实的会员体系、很强控制力的资源在互联的世界里,都不如流量和价格战有效。周航认为面对竞争的时候,宁可竞争过激也不要忽视竞争。

错误二、政策判断失误

自易到创立的第一天,身上就一直贴着非法经营的标签。

2014年8月,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下发《关于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营运提供便利的通知》,易到被认定非法的纷沓而至。 那是周航创业20多年来,压力最大的一次。

2016年7月,《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》颁布,约车的合法地位明确。

两年的时间,天壤云泥。

曾经周航认为疯狂补贴冲击市场,影响社会稳定,政府一定会干预,所以专车定位为出租车之上的业务,他不会在中国挑战出租车政府管制的体系。

如他所料,政府干预了。但是他猜中了开头没猜中结尾,政府是在两年之后才干预。两年的时间,对手在做什么?

对手采用一切手段抢夺流量,积累到一定量,采取破坏性的竞争策略,向上进攻高利润的差异化市场,比如降价、补贴,直接把走差异化高端服务的收入成本结构彻底破坏掉。而易到的市值、现金、再融资都处于非常被动的状态。最后不得不跟进,进入对方的节奏。

我当时认为政府不会让专车成为出租,但是政府容忍二年之久。二年的时间,对手已经把市场全部打下来了。周航一丝苦笑中夹杂着无奈。

创业后期:融资、选择投资人的正确打开方式是什么?

2014年,有多个投资机构联系易到,易到犹豫股东选谁。现在看起来,当时自己设的问题多愚蠢。应该全要。哪怕把份额拆分的小一点。周航说。

错误一、融资假设错误

对于融资,当初周航设置了一个错误的融资假设:为了18个月以后的利润设计融资计划。他没有考虑动态的竞争环境,没想明白融资要来干什么,也不知道业务需要什么样的东西。

猜你喜欢